Aite/Aite/Char

脑洞大。新手整装上路。车会有的。糖会有的。

我只希望我喜欢的太太把我喜欢的文一次性全部噼里啪啦一股脑儿的更完 如果未来只要脑海中浮现画面就可以自动出现文字 我会非常快乐

爱了

Rodyy_Land:

🤣🤣还有什么比亲妈实锤更加令GGAD真实的证据吗???(来源与亲妈推)LOL
—“我们将会在电影里面看到两人更多的过去吗?
—“预告里有,电影里会更多。”

—“邓布利多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为什么他自己不去亲自打败那个大坏蛋而让别人去呢?”
—“「I cannot move against Grindelwald.」
冷静……他自有其因.”

重生之豪门刷脸系统 第十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快乐源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ierenjiadehaizi969:

粉丝破一百福利:今天四更


“我应该知道那块骨头的下落。”


    黑暗中,这句话格外的清晰。


    “前两天有人在学校的小树林发现一块带着人血的骨头,你可以去查查看。”


    张艺兴沉声道,“你怎么敢如此肯定它就是属于苟芷巧的?”


    朱正廷低低笑了声,语气带着几分嘲讽,“你相信巧合吗?”


    张艺兴不说话了,作为一个警察,他的职责就是质疑每一次偶然,每一个巧合,自然是不信。


    “我会去查。”


    台上的话剧已经演到最后一幕,罗密欧以为深爱的朱丽叶死亡,自己也喝下了毒|药。


    男演员很深情,最后吻女主额头的时候神情悲怆,眼底深藏千言万语。


    张艺兴看着一脸平静的朱正廷,突然问:“你在学校参加了什么社团?”


    “没有,我准备上大学再考虑这件事。”


    “说起来,明年就要高考,你准备报什么专业?”


    和聪明人说话很累,张艺兴的问话很巧妙,不是学校而是专业,“警察。”


    张艺兴皱着眉头,明显不信。


    “开个玩笑而已,医生是份不错的职业。”


    “法医?”


    “整容医生。”收到对方惊讶的眼神,朱正廷慢慢道,“是不是对我的答案很失望?人是矛盾的载体,很多有杀人*心里却又固守道德底线的人,往往会选择从事法医这个职业,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感受刀锋划过皮肤的触感和喷洒的血液。”


    眼前的少年明显要比他想象的聪明许多,“男孩子还是学些有深度的职业比较好。”


    “脸面是第一担当。”朱正廷无比肯定,“整容专业相当有内涵。”


    说到这里,他笑道,“说起来,你似乎把我成杀人凶手的最佳怀疑对象。”


    张艺兴:“比起是杀人凶手,我更趋向于你和凶手存在着某种联系,这种联系也许是你不自知的。”


    朱正廷皱眉,“理由。”


    “对于某些嗜杀的病态人士,你的长相很有吸引力,容易让人产生想要凌虐的感觉。”


    “……你真会开玩笑。”


    张艺兴想了想,还是建议道,“以后要是给人整容,别照着自己的长相整,尽量美的正常一点。”


    朱正廷内心一口血,感情他这长相属于不正常的。


    以为他不明白,张艺兴解释道,“你的眼角上翘比常人的角度多了0.2度,看人的时候带着魅惑的味道,目光太过澄澈,眼神冷凝,鼻梁挺翘,皮肤过于白皙,整张脸带着一种淡淡的光芒,散发着教堂神父的慈爱,但你骨骼娇小,岁数又小,年轻的血肉最易激起心理病态人的欲望。”
    【以下内容🔞】


    朱正廷把这句话翻译成白话文——


    你个走禁欲路线的磨人小妖精,怪蜀黍就喜欢上你,干你,做死你!


    “时间不早了,”张艺兴站起身来,“如果想到什么或是需要帮助可以给我打电话,对了,男孩子少用香水,莲花味道容易刺激犯罪者的荷尔蒙,到时只会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说完,双手插在裤兜里离开。


    朱正廷脑内金山词霸再度开启翻译模式:傻逼白莲花就是欠□!


    台上服毒的罗密欧当即毒发身亡,朱丽叶却渐渐转醒,当望见心爱的情人已经冰冷的面颊,忍不住失声痛哭,“罗密欧,我的罗密欧!”


    这时,罗密欧的初恋情人罗萨兰突然穿着漂亮的礼服冲进教堂,指着朱丽叶疯狂的大笑,“我叫你再装啊,再装死啊!傻逼!装逼装的男人都死了,哈哈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去死吧!快去殉情吧!”


    朱丽叶伤心欲绝,她四处寻找,没有找到毒|药,就拔出罗密欧的剑刺向自己,倒在罗密欧身上,死了。


    台下坐着的朱正廷:“……”


    这他妈是谁编的剧本,站出来!


    ————————————————————


    “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朱正廷‘呵呵’道,“是吗?”


    周锐点头,何止是不太好,简直差的不要不要的,两只油腻腻的爪子抓着鸡翅往嘴里猛塞,腮帮鼓囊囊的,然后再恶狠狠的吞下去。


    好凶残的吃相,连骨头都不吐!


    “要纸巾吗?”一个芝兰玉树的少年吃的满手油,视觉冲击太大,周锐表示接受不了。


    “我有。”咽下最后一口鸡翅,朱正廷手伸到柜子里,够到的却不是柔软的纸巾——


    一种冰冷,微凉的触感顺着他的指尖蔓延进骨髓,他停止动作,低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柜子里不知何时斜放着一根带血的骨头,上面还绑着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朱正廷条件反射的把手从柜子里抽出来,一张贺卡随之掉落出来,紫色的封面,打开来看,贺卡上画着一朵纯净的莲花,花叶下有一行打印出的楷体小字:


    你挺着高贵的头颅,拥有着娇羞欲语的眼神,你是人世间一朵行走的白莲花,散发着诱人的体香。在我将你采撷之前,请允许我献上第一份礼物。


    by:陶醉的岸边人


    周锐见朱正廷目光牢牢锁定在贺卡上,笑言道,“是情书吗?”


    朱正廷把贺卡收起来,“中午有谁来过我的座位?”


    周锐想了下,“我从食堂回来后反正是没有。”


    朱正廷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把你的手机给我借一下。”


    周锐掏出来递给他。


    朱正廷刚把屏幕解锁,忽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然后把手机重新递给周锐。


    周锐疑惑,“你不用了?”


    朱正廷没有回答,望着柜子良久,突然深深叹了口气——


    上车不给开车门,说有事可以打电话竟然没留电话号码。


    与此同时,警局里


    年轻的小警员拿着血液分析报告走进办公室,“头儿,你要的东西。”


    张艺兴轻轻‘嗯’了一声。


    年轻的警员见他眉头深锁,不禁问道,“头儿似乎在担心什么?”


    张艺兴把报告打开,“有个学生,可能引起了某个变态的注意。”


    年轻的警员,“要派人保护他吗?”


    张艺兴:“暂时不必,有事他应该会给我打电话。”


    说着,打开手机看了看,没有未接来电,“至少现在没什么事。”


艾格学院附近的便利商店已经开出了超市的逼格,占地面积超过五百平方米以上不说,各种进口食品,日用百货一应俱全,不过老板很任性,连广告牌都不用,一块红布上面用毛笔大大提了四个字——便利商店,插根竹竿做成旗子放在门口迎风飘扬。


    这个时点便利店里几乎没什么人,店员是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女生,她已经偷偷瞧着靠窗货架那里很久了,一位清雅俊逸的少年驻足在货架旁,微微蹙着眉头,看上去有些苦恼。


    此人正是朱正廷。他的神情有些苦恼,那根不知为何出现在他柜子里的骨头必然是要给张艺兴送过去,关键却是送法,手里握着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估计第二天他就会被全校同学当成变态杀人狂,打电话让张艺兴来取原本是最保险的法子,只可惜……呵呵……


    送货员在门口吆喝了一嗓子,店员小姑娘顾不得看帅哥,赶忙到门口查货,朱正廷见此情形,脑内灵光一闪,不如寄快递过去。


    小姑娘盘好货,朱正廷走过来结账。


    “一共三块八。”


    朱正廷把钱掏出来给她。


    难得见到长得这么帅的人,小姑娘犹豫再三,最后红着脸鼓起勇气搭话,“你一定很会做家务。”


    朱正廷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


    小姑娘羞怯怯道,“很少有男生会来买保鲜膜。”


    朱正廷想想问道,“保鲜膜效果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问这个,不过成功搭上话的小姑娘依旧很高兴的回答,板着指头数道,“很有用的,像是冰箱食物保存,生鲜及熟食包装都可用。”


    话音刚落,小姑娘又贴心补充道,“不过使用时间不宜太长,尤其是高脂肪的东西,容易引起细菌感染。”


    朱正廷:“骨头也会吗?”


    “骨头?”小姑娘疑惑,“是排骨吗?”


    朱正廷:“就一根纯粹的白骨。”


    “……不太清楚。”


    朱正廷见她不说话,又道,“你刚不是说生鲜就可以使用吗?”


    “……再见。”


    回到教室后,朱正廷趁人不注意把骨头用保鲜膜缠好,然后放到牛皮袋子里,对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周锐说,“后两节课我就不上了。”


    语气平淡的完全没有音节起伏。


    周锐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就见他的同桌已经提着个牛皮袋子潇洒离开了,他一时间久久无语,认识朱正廷之后,似乎每天都会有一扇新的大门为他敞开,和朱正廷打开的大门相比,罗生门,杜鲁门,精武门,当幸福来敲门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要是朱正廷知道他内心的想法,绝对会特别不屑。要不怎么说没见过世面呢?他最先打开的明明是冰封:重生之门。


    艾格学院为了管理更有秩序,所有的快递都是在收发室投放,朱正廷走到收发室时刚好上课铃响,里面除了一个大叔就没人了,“请问一下,什么快递最快?”


    大叔想也不想道,“国内邮政小包。”


    “……这名字听着好像不太快。”


    大叔抬起头很是愤慨道,“大叔一把年纪还能骗你不成,信我,没错的,国内邮政小包,用了它快递就像坐火箭‘噌’的一下就到了。”


    朱正廷看着他把牛皮袋子放到一个盒子里封好,交钱走出门后,抬头望天,为什么总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


    再次见到张艺兴,是三天以后,他还是开着那辆大众停在校门口,眼睛周围有淡淡的黑眼圈,身上还带着些烟草味,估计这几天都没有睡好。


    老实说,朱正廷挺惊讶的,他以为张艺兴在收到包裹后会第一时间来见他,没想到足足过了三天。


    上车后,两人都沉默不语,最终张艺兴先开口,“那根骨头不见了。”


    “不见了?”


    张艺兴沉声道,“我去了前几天几个学生报案的派出所,里面的人却告诉我东西送来的当晚就不见了。”


    朱正廷怔了怔,反应过来,“你没收到我给你寄的东西?”


    “什么东西?”


    他把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下。


    张艺兴严肃道,“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应该直接给我打电话。”


    朱正廷挑眉,“打电话的前提是要有电话号码。”


    张艺兴沉默了一下,“我忘了。”


    两人下车往收发室走,朱正廷突然道,“会不会又被偷走了?”


    张艺兴摇头,“不会,既然特意偷出来送给你,就没必要再拿走,先去问问是哪个快递员负责派送。”


    收发室里大叔正对着几寸的黑白小电视看得津津有味,见到朱正廷招了招手,“又来寄东西啊。”


    朱正廷:“我来是想打听一下,前几天负责派送的快递员是谁。”


    大叔乐呵呵道,“还没发货呢,哪来的快递员。”


    “……”


    “……”


    朱正廷深深呼了口气,“东西现在在哪里?”


    大叔站起来走到后面的货架上取下一个盒子,“喏,在这呢。”


    朱正廷拿上就准备走。


    大叔急忙道,“你不寄了?”


    朱正廷指了指张艺兴,“他就是收货人。”


    大叔愣了一下,尔后拍拍朱正廷的肩膀,“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国内邮政小包就是快,还没发货就到了,是不是感觉就像坐火箭一样?”


    干笑两声后,见没人搭话,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实话跟你说吧,最近使用邮政小包的人太少了,所以都是集齐七个再发货。”


    怨不得那天一个劲的给自己推销邮政小包,“我是第几个?”


    “第一个。”


    朱正廷默默拿起包裹放到张艺兴手上,转身走了。


    下午的时光以张艺兴执意要送朱正廷回家为终结。


    一路风驰电掣,最后在门口铺满鹅卵石的道路上猛地一刹车,朱正廷抬手看表,正好四分半。


    临走前,张艺兴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写的一串电话号码,顺便嘱咐了句,“这几天不要一个人上学。”


    朱正廷接过纸条,点点头,就往大宅里走。


    朱家的气氛不一样,朱正廷一进门就收到了朱萌珍和朱元幸灾乐祸的眼神,朱星杰坐在一旁,一个普通靠着软垫的动作,却带着股勾人的味道。


    不过今天最奇怪的要数平时最晚回来的朱季薬竟然也在大厅里。


    他只脱掉了西装外套,单薄的衬衣将他极好的身材勾勒出来,显然也是才回来不久。


    “你的老师刚刚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学校,你知道原因吗?”


    这是个单纯的疑问句,不是质问也不是嘲讽,朱季薬是真的不明白原因,朱家的儿女为了在他的面前表现,哪一个不是卯足了劲的学习,成绩各个出类拔萃,就连看上去最不务正业的朱星杰都有两个硕士学位,所以在朱季薬的人生字典里,压根没有收录‘叫家长’这个词的含义。


    朱元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嘲讽,就等着看好戏。


    朱星杰则是暗自思索一会儿怎么帮三弟说两句话,至少帮着让父亲的怒火平息一下。


    朱正廷多半猜到原因,估计是最近翘课的次数太多,嘴上却道,“估计是因为我太优异,要表扬我。”


    朱季薬,“萌珍和朱元的成绩也不错,为什么从来没叫过我去学校?”


    朱正廷淡淡道,“那是他们还不够优秀。”


    朱季薬点头,原来叫家长是因为孩子太优秀,要专门表扬,“明天我会准时过去的。”


    说完,拿起西装外套上三楼进了书房。


    大厅里一时无话,竟没有一个人来拆朱正廷的台,朱星杰是被朱正廷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震撼了,朱萌珍和朱元则是被他不要脸的说辞给惊呆了。


    良久,直到传来书房门合上的声音,三人才猛然惊醒。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朱萌珍,她下意识地准备上楼揭穿朱正廷的谎言,谁知朱元拉住她,附耳在她耳旁说了几句话,朱萌珍看了朱正廷一眼,嘴角露出恶毒的笑容。


    是啊,为什么要拆穿他,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父亲明天去学校后的怒火。


    朱萌珍和朱元离开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朱星杰开口道,“还是去跟父亲解释一下认个错,要不明天不好收场。”


    “我有办法应对。”


    朱星杰疑惑,“什么办法?”


    朱正廷唇角勾了勾,没有回答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


    朱星杰被他笑得打了个寒颤,总觉得有人要倒霉了。


    晚上。警局里


    张艺兴拆开包裹,准备送去化验,打开牛皮纸后,一根白骨滑落出来,他默默看着桌上被保鲜膜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骨,深深叹了口气。


    蠢孩子。


修长洁白的手指扣动深褐色的门扉。


    “请进。”里面传来一道严肃沉闷的女音。


    金色的长发划过白皙的脖颈,柔软地垂搭在肩膀,陈芸一抬头乍见如此美如妖孽的容颜,一时失神,不过她很快缓和过来,“有事吗?”


    周彦辰笑了笑,胜过世间最娇美的玫瑰,“我听说你明天要见朱正廷的家长。”


    陈芸点头,想起朱正廷,有些头疼道,“无故旷课缺勤,还不止一次。”


    “不如明天我代你去见他的父亲。”


    陈芸皱眉,不明白他的用意,“这种事还是班主任亲力亲为比较好。”


    周彦辰摇头,“恐怕你没有那个时间,”说着把手上的文件放在她的面前,“刚才校长让我顺便带给你的。”


    陈芸低头扫了眼文件,脸上表情转为惊喜,“特级教师评定?”


    艾格学院每年都会选出十名特级教师,伴随着特级教师的荣誉,还有十万块钱的奖金。


    周彦辰道,“祝贺你。”


    特级教师审查严格,光是要准备的证明和填写的资料就是一堆,陈芸看周彦辰的目光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看样子明天是要麻烦你了。”


    周彦辰温和笑道,“乐意之至。”


    ————————————————


    朱正廷今天出门很早,正在穿外套的朱星杰见他连早餐都没吃,问,“今天这么早就去学校?”


    朱正廷还没答话,刚刚梳洗打扮完的朱萌珍边下楼便道,“估计是怕了,也好,早点去见见同学,免得一会儿回来后被父亲扫地出门,以后恐怕只能站在艾格学院的大门口望望。”


    “萌珍,够了。”朱星杰的口吻带着几分训斥。


    朱萌珍哼了一声,往餐桌走去。


    朱星杰转头对朱正廷道,“我今天要去办点事,刚好路过艾格学院,顺便送你过去。”


    朱正廷点头。


    曾经他觉得朱星杰的法拉利速度太过,自从坐过张艺兴的车后,朱正廷再次坐上这辆疾驰向前的法拉利,只觉得速度和缓,无比平稳。


    路口遇到红灯时,车子停下来,朱星杰忍不住道,“你真的没问题吗?”


   朱正廷看着窗外,淡淡‘嗯’了一声,“有个老师会代替班主任见我父亲。”


    朱星杰还是不放心道,“再怎么说也是个老师,怎么可能会不提你缺勤的事情。”


    “不会。”


    “为什么?”


    “他垂涎我的美貌。”


    “……”


    直到后面的车子不耐烦得鸣笛,朱星杰才反应过来重新发动车,他努力措辞,不知道该怎么劝一下这个想靠刷脸拯救世界的中二弟弟,“其实外貌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管用的。”


    朱正廷惊讶,“我难道长得不好?”


    “当然不是,”朱星杰急忙道,“我的意思是,大多数人比起外貌更注重内在。”


    “举个例子。”


    “……”朱星杰绞尽脑汁,“比如说瞎子阿炳,安倍晴朗。”


    朱正廷冷冷道,“前者看不见,后者是捉鬼的。”


【友情提示:以下内容🔞】


    沉默了五分钟后,朱星杰突然眼前一亮,道,“对了!还有麻生早苗,小泽玛利亚,苍井蜜濑奈,你看她们哪次挑过男优的长相。”


    朱正廷怔了一下,疑惑,“苍井蜜濑奈?”


    “那是我的意yin对象,苍井空,坛蜜,若菜濑奈的合体。”


    “……”


    到学校的时候,朱正廷习惯性的看了下表,秒针转动十五圈,仰天长叹这才是正常的到校速度,分针转动四圈半什么的,太过无视自然界人类的生存法则。


    朱正廷先去见了周彦辰,对方正在为窗台上的绿色植物浇水,看上去特别温和无害。


    听见有人来,周彦辰放下喷壶,转过身来,翡翠般碧绿的眼珠漂亮的不得了。


    见是朱正廷,他含笑道,“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朱正廷想了想,还是说了句‘多谢。’


    周彦辰的食指蹭了蹭光洁的下巴,看上去有些苦恼,“不过我该和你父亲说些什么?”


    朱正廷毫不犹豫道,“赞美我。”


    见对方愣在原地,以为他没听明白,于是又解释道,“你就随便夸上几句,用些好的词汇,不要太夸张,把我形容的人神共愤,天上地下无可匹敌就行,明白不?”


    周彦辰点点头,好像是明白了。


    于是在接下来朱正廷去上课的时间里,周彦辰的办公室里上演了这么一幕。


    两个男人,一个休闲打扮,一个西装革履,同样是长发,前者任它搭在肩膀,后者则是一个用银发的束带束好,面容俱是俊美无双,双方都坐的很规矩,姿势也很标准。


    看上去,有点像正是的商业会晤,事实上——


    一个从没有被‘叫家长’经验的父亲和一个从没有和学生家长沟通过的老师,除了进门时礼节性的双方问好外,他们的交流是这样的。


    “朱先生是否知道今天来学校的原因?”


    朱季薬,“听说是为了表扬朱正廷。”


    周彦辰点头,“对,就是为了表扬他。”


    朱正廷流落在外多年回来后在学校还能表现的如此优异,一定付出了比常人艰辛数倍的努力,想到这里,朱季薬的眼神带上些暖意。


    周彦辰人生头一次和学生家长交流,有些紧张道,“接下来我要开始表扬了。”


    朱季薬严肃点头,“好,开始吧。”


    周彦辰想到之前朱正廷说过要把他夸的人间仅有,但他平日里只听过别人对自己的赞美,夸人还是头一次,只好努力回忆之前电视剧里看到的情节,组织了一下词汇后,清清嗓子慷慨激昂道,


    “朱正廷同学,自入学校学习以来,始终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为学习事业投入了全身的精力。他在班里,每一天兢兢业业,敢于负责,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高度的责任感;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政治思想坚定,始终保持清醒头脑,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人格高尚,善于团结同学,关心同学,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宏远的人生规划。”


    说完后,又提高嗓音,无比真诚总结道:


    “朱正廷同学,永垂不朽!”


    所以说年龄就是这样暴露的,对电视等数字文化完全不感兴趣的周彦辰上一次看电视还停留在九十年代末。


    好巧不巧的是,他对面坐的是朱季薬,朱家是军人世家,作风保守古板,绝对限制让孩子看那些乌七八糟的娱乐节目,从小就是抗战片,谍战片,社会主义崛起片的各种灌输。


    后来朱季薬从军去,每天在边境展开的是和毒枭还有雇佣兵残酷的生死较量,哪里还会有精神去看电视,即便是回来后,也是忙于朱家的家业,偶尔闲下来兴致来了,最多捧着卷书读到天亮。


    距离朱季薬上一次去部队前看电视,是在九十年代末,刚好和周彦辰的时间点卡上。


    于是对于朱季薬来说,周彦辰的话简直是把朱正廷夸到天上去了有没有,他原本只当朱正廷优秀,却没想到优秀到这个境界。


    永垂不朽,多么高的评价!

我是一个🈶️十八个粉丝的狠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哈

我想念呜呜呜呜呜

pinky:

-哥哥,我好像又长个子了,比你高了哦
-xxj别胡说
-哥哥来比比嘛,你看你看
-不要不要,走开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贾正女孩今天横着走!!!!